1、那注定是个苍白的承诺。

  2、当年曾是谁人许我一生无患。

  3、秦珂立即握紧那小手,“自与你一同拜入仙门,我太多时候都在闭关,只因听掌教说你天生煞气注定入魔,不能修习法术,所以妄想有朝一日能修得尊者那般厉害,好保护你。”

沉默片刻,他苦笑,“早知如此……”

早知到头来还是保护不了她,早知再努力也改变不了命定的结局,他又何必去闭什么关,修什么仙术,能多陪她几年更好。

有后悔吧?或许没那么复杂,仅仅是一种很简单的感情而已,他一直都是那个别扭的小公子,单纯地想要保护那哭泣的丑丫头。

重紫摇头,只是摇头。

“生在富贵之地,慕仙界之名而来,发誓守护人间斩尽妖魔,没想到……”秦珂看着手中八荒神剑,将它奉与洛音凡,“望尊者将它带回交与师父,是秦珂辜负他老人家厚望,但求不要怪罪于她。”

  4、有些东西就算你想要不在意,想要忽略,也忽略不了。 ----蜀客

  5、你的魂魄如今只能依附于魔剑之上,纵使他们不净化,魔剑也将吞食你的魂魄,那便是你消亡之时,”亡月沉吟,“倘若你愿意将魂魄献与我,随我去虚天冥境,可得永生。”

离开?重紫举目望天际,有点迷茫。

这个世界太大,令她看不透;这个世界太小,容不下许多。所有的事,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已经做完了,注定的命运走到终点,当一切有了结局,她同样没有留下的理由。

云烟掠过,眼中心中,爱恨尽去,一片清明。

于是她粲然了,“好。”

虞度与闵云中等人心一紧,同时看洛音凡,却见他满身是血,纹丝不动站在那里,双眸空洞无神,昔日绝代尊者,如今形同死尸。

无声的,前所未有的,令人胆战的悲怆,淹没天地。那痛的感觉太浓烈,太凄惨,太绝望,深入骨髓.

  6、有痛,才不至太空虚。

有痛,才知道自己还活着。 ----蜀客

  7、我并没有做过什么坏事,也从未杀过一个人,更没有忘恩负义,你们口口声声说自己仙门如何光明正大,放着那么多心术不正之徒不管,为何偏偏要来逼我? ----蜀客

  8、“跟我走,”他拉住她,眼中依稀有光华闪烁,“我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只要离开这儿,我会想办法治好你。”

“迟了,我不想再活得那么卑贱。”重紫轻提魔力,震开他的手,“神仙生活逍遥自在,千年万年,卓少宫主又何必白白浪费光阴,去修什么化解煞气的法子?”

“小娘子。”他在身后轻声唤。

重紫身形顿了一下,仍是头一不回走出门去了。

当年欺负她的骄傲少年,被她捉弄的轻狂少年,舍命维护她的痴心少年,历经两世,依旧半点儿没变;可是她变了,她早就不再是他喜欢的那个“小娘子”,面前的路只有一条,既然迟早都要面临抉择,那么,就让她来结束。

  9、白云苍狗,追寻前世,是一件多傻的事。 ----蜀客

  10、重紫笑了笑,道:“六界碑倒,就是南华山崩,四海水竭。”

要原谅吗?除非南华山崩,四海水竭—是要仙门,还是要原谅? ----蜀客

  11、永远记得,年轻的白衣仙人牵着小小的她,一步步走上紫竹峰;

永远记得,他拉着她的小手说:“有师父在,没人会欺负你了。”

那注定是个苍白的承诺。

她爱他,也爱他所守护的一切,她会拼命去帮助他守护这些东西的,可是他不知道,也不相信。

重紫道:“我没错,师父也没错。” ----蜀客

  12、伤心?无伤不是心。 ----蜀客

  13、“这样,会换来更强的她,”亡月身形一晃,眨眼间人已在三丈之外,下一刻又远了三丈,直到完全消失,惟有声音仍清晰无比,“你是在担心你的抱负,还是在担心她?”

天之邪看着面前的冰原,没说什么。 ----蜀客

  14、她却似感觉不到痛,用力推开了他,伸手抹去血迹,喘息后退,“就凭他们还杀不了我,这一掌是还你的。洛音凡,你不必可怜我,我的爱你可以不接受,你的内疚我也同样可以不用理会,你对我做的,已经抵过了你的恩情,从此你为你的仙界,我为我的魔宫,无须讲什么情面。” ----蜀客

  15、“小虫儿!”俊脸猛然沉下,一双凤目郑重地盯着她,声音严厉,“你不会喜欢这样的日子,趁现在还能回头,听话,答应大叔,一定不要入魔!” ----蜀客

  16、重紫努力告诉自己清醒,告诉自己不要回头,可是心却不听使唤,想要再相信他,不自觉朝他走过去。 ----蜀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