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喔是吗?」伊梨亚小姐耸耸肩。「可是,玖渚小姐,我觉得跟哀川大师见面,对你一定有所帮助喔。只要跟那种人见面,一定会有所启发。」

「启发?真是无聊!」就在此时,宛如一直在旁俟时而动,佳奈美小姐立刻插口。「受他人影响这种事啊,我认为就是凡人的证据,无能的证明。笑死人了!虽然不晓得那位大师有多了不起,但我认为跟那种人见面一点意义也没有。」 ----西尾维新

  2、“这是随处可见的故事……”

假装只有自己是被害者的悲剧。 犹如独自背负全世界的不幸。 仿佛全世界的霉运皆为自己所有。 永远是可怜的悲剧英雄。 明明就是加害者,明明就是加害者,明明就是加害者。 明明一点都不可怜。 “到处都有我这种家伙啊……”

而今.我独自呢喃。 ----西尾维新

  3、无论八百年也好一千年也罢,假如光靠活着便能顿悟的话,那就没人要坐禅修行了啊。 ----西尾维新

  4、因为我喜欢你,所以你也要喜欢我,这只不过是单纯的胁迫。 ----西尾维新

  5、我并没有可以光凭外表判断一个人的技术,也没有笨到以为认识几天就能了解对方。 ----西尾维新

  6、理论这玩意儿,只不过是一加一等于二,零加零还是等于零,那幺简单的意义而已。想看什幺漂亮的理论,去读小学一年级的数学课本就好啦。居然依赖那幺幼稚的东西你们真是笨蛋中的笨蛋! ----西尾维新

  7、没有全盘皆胜的人生,也没有满盘皆输的人生。连战连战的人只不过是没察觉到自己曾经失败,而屡战屡败的人也只不过是没发现到自己曾经获胜。纯粹只是强者不知道什么是弱,弱者不知道什么是强罢了。 ----西尾维新

  8、欺骗天才很容易。 欺骗白痴很费事。 欺骗猪是不可能。 ----西尾维新

  9、「我从来没有吃过苦。」赤音小姐直言。「只不过努力而已。」耐人寻味的台词。 ----西尾维新

  10、所谓的「强」究竟是指什幺呢?如果强与弱,就跟幸与不幸同样地,其实都只是经由比较而产生的定义,那幺否定自己以外的一切,就叫做强。而肯定自己面前的一切,就叫做弱了。 ----西尾维新

  11、受伤。 受伤受伤受伤。 有些事情,不那么做就无法明白。 虽然对别人受伤这种事看不下去。 虽然无法忍受别人受伤这种事。 不过,即使这样。 不能移开视线,不能移开焦点。 绝不闭上眼睛。 一瞬间也不放过。 仔细的看。 仔细的见证。 不忍受下去不行。 那就是

温柔和天真的区别。 ----西尾维新

  12、从上往下掉落,只要有重力存在就是无法避免的事情,所以人类才会如此憧憬着飞翔。

但是,如果世界上没有鸟兽,昆虫的存在,人类到底会不会产生飞向天空的妄想呢? ----西尾维新

  13、「可是。」我在那里自嘲地低语「『相信』吗」何时开始可以说出那种话的?究竟是何时开始,我可以大言不惭地说出那种话的?问题——相信是什么意思?答案觉得被人背叛也无所谓。就算被人背叛也不后悔。 ----西尾维新

  14、越是外行,越容易被具体的数字及逻辑哄骗就是这么一回事吗? ----西尾维新

  15、假设这里有一只狗。我既不会踹那只狗,亦不会拿砖头打它的头。如果它肚子饿了,而我手里有面包,应该就会给它吃。如果它摇尾走到我的脚畔,我就会摸摸它的头,如果它翻过身子,我也会搔搔它的肚皮。必要的话,让它在室内乱走亦无妨。就算它咬我的手臂,我大概也会原谅它;可是,就算如此,我也不想透过颈圈跟那只狗串在一起。 ----西尾维新

  16、在高空俯视地表的鹰,不会理解爬虫的心。

就算明白,也只是完全单方面的理解,那样的理解

再多都一样。 ----西尾维新

  17、死尸别假装自己还活着,输了就是输了心里有数。 ----西尾维新

  18、故事怎样发展都无所谓。 因为重要的只有一点

我们都还,活着。 ----西尾维新

  19、喂,你不出声的话,很寂寞耶。 ----西尾维新

  20、天才这种人,往往跟欠缺常识与情理的人有许多共通点。 ----西尾维新

  21、没有弱点的人比强者更危险。 ----西尾维新

  22、不管怎样,原则少的家伙容易掌控,比较好办事。当然,先决条件是必须够聪明,否则可就伤脑筋了。如果只是个普通的笨蛋,那怎样都派不上用场。 ----西尾维新

  23、哀川小姐「不不不」的连说了十次。「嗯,虽然确实,那时候被狠扁到失去了意识,不过啊,胜什么的败什么的,强什么的弱什么的,如果就凭这点材料来下结论,我会很困扰的。希望你们不要因为那点小事就说哀川润已经不是最强之类的话,嗯」

「…………」

「…………」

………… 人类最强的承包人的强词夺理开始了! ----西尾维新

  24、「我呢,被叫做护士的时候就开始做这工作,感觉医院就像自己的家一样。」

爱子说。

「所以,非常讨厌不想活的家伙。」 「…………」 「此外,非常讨厌只是傻傻的活着的家伙。而那些觉得不考虑明天更好的家伙们,死了最好。」 ----西尾维新

  25、“正在睡觉?在这大白天?”

“不要对别人的生活多嘴。”

“说的也是。而且……嗯……这种话是应该忌讳的。” ----西尾维新

  26、所谓的美丽,就是毫无虚度糜掷,在任何意义上均无多余或不必要。 ----西尾维新

  27、一直拘泥于单一风格这种蠢事我是不干的,我不是说不要拘泥于自我风格,但是过于拘泥也很奇怪,根本就是疯了。其它事情姑且不论,至少绘画方面我要随心所欲地画。 ----西尾维新

  28、人的死亡,就只是属于死者个人的事情。旁人擅自投射情绪七嘴八舌地说长道短,一旦逾越了分寸,只会显得难看。 ----西尾维新

  29、她们的世界中只有对方的颜色。

承受痛苦

满身疮痍。

像是要用对方的鲜血洗净自己的鲜血,要将对方的骨头,将对方的肌肉与自己的骨头,自己的肌肉掺杂在一起般满身疮痍。

牙齿尽数折断的她们就连咬紧牙关都不被允许。曾经高贵,美丽的她们, 无论是发色也好, 细腻的肌肤也好, 精悍的面庞也好,全部都报废了。

无比丑陋。 无比丑恶。 「…………」 但是,即使如此。 我也并不认为那看起来是丑陋的。 正好相反。 过于的——高贵,美丽。 比至今为止见到的任何身影—— 比任何音乐,任何电影,任何小说,任何绘画都——令人感动。心,为之所动。 怦然心跳。 ----西尾维新

  30、世界对优秀很严苛,世界对有能很严苛。

世界对清白很严苛,世界对聪敏很严苛。

世界对平庸很宽容,世界对无能很宽容。

世界对污浊很宽容,世界对愚昧很宽容。

然而,一旦理解了这个事实、明白了这个道理,一切就在此完结,是一个没有答案的无解问题;就像那种在开始前结束,在结束时完成的故事。 ----西尾维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