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那种力量能从‘逻辑’上强行删除一个人,就像在社会关系网中抠出了一个空洞,断裂的人物关系再自行拼合,拼出来的肯定会扭曲,在普通人那里这个扭曲很小可以被忽略,但在母亲那里,这个扭曲大到无法忽略,于是她生出了臆想。 ----江南

  2、“既然已经长大,就要学会勇敢……即使我不在你身边,也要拦住那辆婚车,砍断它的车轴。” ----楚子航

  3、花果山穷了荒了桃子都落了,它也还是要回到花果山,即使那里只剩下一棵歪脖子树,回到那里它就像到家了。 ----江南

  4、小时候他听人说“往事如烟”,觉得这话酸了吧唧的,如今忽然觉得这个词是那么地有道理,往事岂不就像那些雨点打在地面上溅起的、烟尘般的东西,捉摸不定。你伸手去捞它,它就散掉了。 ----江南

  5、不要死……不要死不要死! ----江南

  6、诺诺轻轻地颤抖,眼泪慢慢地流了下来,但她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流泪。那个血红色的傻猴子被钉死在墙上,胸口中插着一根扭曲的枪,她想过要赶走这只傻猴子让他去走自己的路,现在她即将如愿了,却不是因为傻 猴子要去走自己的路了,而是因为傻猴子就要死了。 ----江南

  7、路明非缓缓地转过身来,看着诺诺:“师姐,不要怕,你不会有事的,只要我活着…:你就不会有事。

他的脸看起来真像是恶鬼,表情因那些鳞片而模糊,他像是在微笑,又像是哭了;事隔经年,陈墨瞳再度见到了三峡水底的那个恶魔,记忆如水泡那样幽幽地浮起;她终于记起来了,记得这恶魔抱着她,狰狞的脸上浮现出孩子般的恐惧和悲伤;他抱 她大喊着“不要死,不要死不要死……不要死!”

“原来是你:…·”她轻声说。

但路明非根本就没有听见这句话,他扑向了奥丁,电光石火的瞬间,怪物们已经 往冲突了多次,留下无数残影,利爪和重剑划出黑红色的血丝。

他们咆哮,他们厮杀,这是王与王的战争,唯有死亡可以终止! ----江南

  8、路明非惊讶地抬起头,呆呆的望着诺诺。她还穿着那身校服,长袜短裙细羊毛的罩衫,一副邻家乖妹的样子,但随着这句话出口,当年那个背负着光辉出现在路明非面前、天使降临般的女孩再度出场了。 ----江南

  9、“我觉得你会和那个名叫陈墨瞳的学生去环游世界,乘着一艘挂白色帆的船飘在大海上,管他外面是世界末日还是歌舞升平。说真的,那是个很好的女孩,你应该更珍惜她的。”副校长说,“可你最终还是成了加图索家的代言人,尽着你的家族义务。” ----江南

  10、路明非被催眠后跟富山雅史大讲自己跟楚子航怎么认识的,小时候自己看着师兄被全仕兰中学的女生仰望着,心中是何等的不忿,多么希望自己重新变回一枚受精卵一头栽到楚子航老娘的肚子里去;后来又是如何警惕楚子航,觉得他简直是T800转世,遇佛杀佛遇鬼杀鬼;再后来对他又是多么地不耐烦,因为揭开那层T800的外壳那家伙又八卦又絮叨;有时候还对他有点“恨铁不成钢”的遗憾,睡梦中感慨说以师兄的情商,也就女版巨龙能配他了,可世界上已经没有小龙女了……

富山雅史心说尼玛啊,你对一个臆想出来的男人的感情竟然如此复杂,仿佛一个巨大的洋葱剥了一层还有一层,你不精神分裂才怪了呢!催眠的末尾他诱导性地提问说,那你是不是觉得如果没有了楚子航,世界会更加轻松点儿? ----江南

  11、路明非忽然有点触动,尼玛原来这才是爱情么?即使你不在我身边,我也依然期望你过得很好,没有撕心裂肺没有辗转难眠,我喝着威士忌想你,抽着雪茄想你,在弹头上雕花想你……这个还是算了,感觉是要去 把你老公一枪爆头的样子……听着猫主的《伤心旅馆》想你。 ----江南

  12、When you open the door in front of you,you lose the way at your back.From beginning to the end,you have only one way to go. ----江南

  13、男人不就是这样吗。 没酒的时候喝了人家一杯酒, 将来没准要拿命来还。 ----江南

  14、“有人会为你哭就说明你是个东西,不然你就不是。”他轻声说。

这句话里藏着那么多的孤独,这份孤独庞大得就像面永恒冻土带上的冰 川,在年复一年的雪风中越堆越高,永不融化,越来越高 ,越来越锋利……但是总有一天,当孤独的重量超过了极限,它就会崩塌,雪崩的狂潮会把整个世界都吞噬。 ----江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