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至于爱情,固然美好,但没有它,人只要想活得好好的,照样能活得好好的。 ----杀猪刀的温柔

  2、人都如此,暂时的抱团会让他们内心多得些安稳,适应环境也会较快些。 ----杀猪刀的温柔

  3、“娘,你可还背得起我?”

“背不起了。”

“唉,我终究是长大了。可是觉得我可好了?”

“嗯。”

“这不算什么,等过几年,我就给你买处大宅子,还买几个丫环,你就可以享清福了。”

“嗯。”

“娘,你还有没有什么想要的?”

“娘想想……”

“你上次也如此说道,快点想啦,急得死人。”

“知晓了。“

“娘,你夜间要是喝水,在隔壁叫声我就好,我起来给你倒。”

“知晓了。” ----杀猪刀的温柔

  4、谁都是那般重要,但说透了,谁也不是那般重要罢?人再痛苦,也总是会好好地活下去的罢?因为待到这头的伤心过去了,人该是如何就会是如何。 ----杀猪刀的温柔

  5、“她还说摔倒了爬起来就是,吸取教训下次不犯就好,切不可因噎废食,以前我当她的话说得甚好,后来知道人不是可以想摔就摔的,有时摔倒了,命都丢了,哪还爬得起来,但现下,我却好像又懂了……”

他说到,抬起头看向汪永昭,静静地说,“她把您推到了我前面挡着,让我摔倒了,您能帮我挡挡箭,好让我有爬起来的时间。” ----杀猪刀的温柔

  6、“你才多少岁?他多少岁了?你几岁上的战场?你几岁上的战场?”

“他快四旬,我不到二旬,他七岁上的战场,我十三岁上的战场。”汪怀善把他的头埋在他母亲的怀中,闷闷地说。

“他在护你,这就是我呆在尚书府的理由。”张小碗静静地和他说道,“你要是忍不得,你今天就可带着去远走高飞,生死不论,娘愿意跟你走;你要是忍得,我就和你好好地活到老,待我老得什么地方都去不了,你还可带着我回到我来到这个世间的地方,慢慢地送我走,这两条路,你要帮娘选哪条?”

汪怀善当下什么也未说,只把头埋在了她的肩间,好一会才叹息着说,“选后一条,娘,我知晓了。”

张小碗悲凉地笑了,“你啊,就算到了头,也是我心中最不可能了却的牵挂。”

他不懂的,他不愿意懂的,她都得替他懂。 ----杀猪刀的温柔

  7、张小碗什么都不信,她只信自己,她也不想依靠谁,因为就算是如皇帝,先前的永延皇那样的人物,哪一天,说他死了他就真的死了;就算是如汪永昭这种夹缝生存也没死的人物,他累极了躺在那,死亡对他而言也就是别人的一刀子的事,所以这世上,无论是谁,就算是有天大的能力的人那能力也只在那天大之间,这也算是有限的,靠谁,都不是回事,总有一天他们会倒下,信自己却能让人更踏实一些。 ----杀猪刀的温柔

  8、“他一岁时,夕食吃得早,光吃稀粥吃不饱,有天夜半时,他饿得醒了过来,我头一次当娘,先是不知他为何哭闹,只得什么法子都挨个试,才知这时他夜间吃不得稀饭,要吃干饭才不会饿,我还想着他刚一岁的人,牙齿都没长出来,嚼不动干饭,便跟我们一样先吃吃稀粥也是好的,哪想,在饿了他好几天后才知他是给我饿得,所幸那时干饭还是吃得起的,便也还是养活了他下来,后头他三四岁大,一顿两大碗饭,顿顿都要吃得极多,有次别人问他为何,他说要吃得饱才能尽快长得大,才能好好护住我,不让人欺负我,还能去那山中抓野兔子给我吃,不让我离他而去,去那山中忙活了……”

说到此,张小碗转过脸,眨了眨眼,把眼里的水光眨掉才转回头,才对汪永昭歉意地说,“您别怪我如此为他,那时,只有他伴着我。” ----杀猪刀的温柔

  9、这是她现在能给小老虎的最好的,就是坚韧地站在他的面前,让他就算过得艰苦,但却不会被打败,并能在其中尽量过得很好,这是她作为一个母亲能给她的小老虎最好的东西了。 ----杀猪刀的温柔

  10、“来生我再给您当儿子,但我一出生,您就得抱我一回,如此,余生您再怎么对我,我都不恨您。” ----杀猪刀的温柔

  11、“娘,娘,我回来了!饭可做好了?”

“做好了,就等你回来了。

“你在家可有给我做衫?”

“有。”

“娘,你可是最喜欢你的小老虎了?”

“嗯,可不是,最喜欢。”

“娘,娘!你可是想我得紧?”

“可不是,想你得紧。” ----杀猪刀的温柔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