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你心中是否也有这样一个人,他离开后,生活还在继续,他留下的痕迹,被平淡的日子逐渐抹去。那些遥远而明媚的青春年华,也已在泛黄褪色的记忆里,慢慢枯萎。

  2、到底是我伤害了你,还是你伤害了我?要怎么样我才能抓牢你?

  3、十八年来 一帆风顺的少年第一次有了凄惶的感觉,仿佛心中缺了一块,这才发现身边有些东西,真的是越想要就越抓不牢。苏韵锦,你拿什么还我?

  4、他比她高上许多,韵锦的感觉到他的声音像是从胸腔里发出,带着嗡嗡的回声,一直荡到她心里某个地方,让她抽不开身,狠不下心。

  5、也许是某个夏日的午后,她从一堆凌乱不堪的文件中抬起头,恰恰看到他的沉静的侧脸,当时她的脑子里就不由自主地想到了: 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6、我只当他对哪个女孩都是淡淡的,原来只是没有遇上他在乎的人,你出现后,什么都变了,从他装做讨厌你时我就知道,原来他也会为了一个女生变得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

  7、时间是个可怕的东西,它能抚平一切,将心里好的,或是坏的痕迹,一刀刀刮去,只留下一个面目模糊的疤痕。

  8、高中是一个敏感的阶段,尤其在对待学生之间的恋情方面,既不像初中时的懵懵懂懂,却也还远没有大学时的堂而皇之,十七八岁的少年男女心中,谁没有些暗涌的暧昧情绪,但一旦暴露在阳光下,仍然不可避免地被扣上“早恋”的帽子,成为同学校友间最热门的谈资 ----辛夷坞

  9、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程铮诚然是天之骄子,然而,她就算是路旁的的一棵野草,也自是独一无二。

  10、韵锦只感到心灰殚尽,“算了吧,程铮,我们不要再在一起了,让彼此都好过。”

程铮慢慢地摇头:“不,我不会放手,就算互相伤害我也要跟你在一起。”

  11、莫非所谓的青春期的“骚动”谁也避免不了,都被三座大山似的复习资料压得只剩了一口气,也不忘苟延残喘地想入非非。

  12、此生总在埋怨,

为了喧嚣,为了纷扰,

可这些敌不过你一个微笑,

一见倾城,终生倾倒 ----辛夷坞

  13、我喜欢你,

只喜欢你,

纵使人间千万,

都不及 ----辛夷坞

  14、这一晚,韵锦就在这样纷乱的思绪中沉沉睡去,在陷入梦境之前,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一根手指轻轻抚过唇际。

  15、于是,每天在教室里他都一边强迫着自己不要理会她,一边期待她的注意。直到调整座位的那一天,她迟迟疑疑地坐到了他前面的位子,程铮的心跳快得自己都感到羞愧,只好假装埋头在书堆里,脑子却是一片空白。

  16、她没有莫郁华的勇气,所以必须保护好自己,哪怕缩在壳里面,也好过赤裸地被伤害;她也没有莫郁华的清醒,没有能力强迫自己抽离,她一旦放开自己向他走去,就会沉溺,所以只有让自己不要靠近。

  17、你的嘴角可不可以一直留着我的余温

  18、那时的我们是真的爱过。 ----辛夷坞

  19、这时不远处突然传来另一个男生的声音:“阿铮,你不是不准女生坐在你前面吗?”韵锦愣愣地徇声望去,说话的是周子翼,程铮少有的几个死党之一。韵锦还没反应过来,就听 见她身后的程铮埋头在作业里吐出一句:“她也算女生?”

  20、哪怕缩在壳里面,也好过赤裸地被伤害。 ----辛夷乌

  21、感情真是一个霸道的东西对不对?它不问你缘由,不问先后。

  22、程铮,你又把事情搞砸了,你明明只是期待着她说:“你能不能教教我……”就像其他女生一样,期待地看着你。可是她从来不说,他知道她不会那么说。

  23、“那么,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喜欢他?”莫郁华这么问。韵锦想了很久才说:“我也不知道,只觉得跟他在一起很舒服,很容易就想到天荒地老。”

“天荒地老?那么程铮呢?你跟他在一起又会想到什么?”莫郁华饶有兴趣。

韵锦愣了愣,随即脱口而出:“天崩地裂。”

话一出口,两人均扑哧一笑。

  24、他可以不接受,但凭什么践踏?

  25、从他装做讨厌你时我就知道,原来他也会为了一个女生变得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26、世界上哪一条法律规定过你爱着一个人,而他必须爱你?是的,没有 ----辛夷坞

  27、她没有莫郁华的勇气,所以必须保护好自己,哪怕缩在壳里面,也好过裸地被伤害; ----辛夷坞

  28、她讨厌他下午从学校足球场踢球回来后一身汗味地坐在她身后,她越皱眉他就故意越靠近;她讨厌上课的时候他把一双长腿越过界地伸到她的凳子下面,还大大咧咧地晃来晃去,让她坐在凳子上有晕车的感觉;她讨厌他把妨碍她当作理所当然,可是她稍稍影响到他一丁点――就像刚才她往后的那一靠,就会引起他的强烈反弹;讨厌他和他的死党叫她‘小芳’,好像出生在城市里让他们理所当然地高她一等;更讨厌他用那种居高临下地态度嘲弄道,“苏韵锦,你居然这个都不会!”然而,韵锦知道,对付程铮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漠视他的存在,见怪不怪,其怪自败,她并不软弱,只是不愿滋事。

  29、他不喜欢女生坐他附近,聒噪又麻烦,就连跟他关系一直不错的孟雪提出要坐他前排,他都恶声恶气地赶跑,但是苏韵锦是例外的,他甚至害怕自己一抬头的热切会把她吓跑。

  30、那些遥远,而明媚的青春年华,也已在泛黄褪色的记忆里,慢慢枯萎。那个人,是否还会在原来的地方等你。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