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阿苏勒,我们喝酒去。 ----江南

  2、说此生三恨,恨不生在蔷薇皇帝朝,可以夷平九州,不生在风炎皇帝朝,可以北克蛮族,不生在北陆宁州,可以看见万千美人迎风举翼,衣白如雪。

  3、只是畏惧这样活着,畏惧那些满是血的画面,也畏惧苟且着哭泣着死去。 ----江南

  4、“不管南淮还是不是那个南淮,当年那个和你偷花打枣跳板子的人,都已经不在了啊。” ----江南

  5、我想过要是我是青阳的大君该多好,只要我说不打了,大家就都不打了。 ----吕归尘

  6、神使们吹响号角,信徒以圣战之名集结,冥冥中战争之神的脚步在接近,它的名字叫——末日。 ----江南

  7、英雄们即将相遇,武神铁青色的手在冥冥中拨转他们的方向。沉默已久的乱世之轮重新开始运转了,它擦着耀眼的火花,把灾难和泪水、火与水,一同抛向了九州大地。 ----江南

  8、要还是当年的我,舍了命也要保伯鲁哈,把那些人一个一个都杀了,又算得了什么?骑着马跑在草原上,多少人来打我,我又怕过什么?可是我不能了,我是草原的大君。 ----吕嵩

  9、战死的人死了,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要喝酒,想起他们跟我们一起喝酒的时候。 ——谢圭 ----江南

  10、武士的一生,只相信自己掌中可以握住的东西。……嬴无翳 ----江南

  11、冷风灌了进来,掌柜上去关了窗子。 窗子关上了,吕归尘再也听不见什么。

他站在巷子里,背靠着墙,里面是他最好的朋友和注定要毁掉他一生安宁的女孩。

他想如果他不认识羽然就好了,最好也不认识姬野。这样他是南淮城里的一个小蛮子,他穿着蛮族式样的大袖,胸前骄傲地配着他的小佩刀,虽然人人都看不上他。他虽然也会在秋风来的时候看着从北方来的大雁,想着他的父亲、母亲、苏玛和大合萨,不由得伤心,可是他不会像现在这么难受,这种难受是淤积在他心里的,让他很想大口地呼吸,把一切都呼出去。可是没有用,他的心里被粘稠的难受填满了,没有一点儿空隙。 ----江南

  12、二十年前,我和息衍还是朋友,都汲汲无名,曾想过在帝都的街头开店卖花,赚一点钱花销。那时候息衍还说开店便要有绝活,别人没有的,才能红火起来,于是他研究了一个夏天,种出一色蓝边的玫瑰,称为海姬蓝。 ----江南

  13、他骑着火红的战马去拯救天下,却发现马蹄下踩满了弱者的尸骨。 ----江南

  14、“我把这柄刀送给你,以后有谁敢踩你的脸,也就是我阿苏勒·帕苏尔的敌人,这个誓言只要我不死,就都有效!” ----江南

  15、“将来我长大了就能飞得更远,带你一直飞到宁州去看森林,我们去找龙也不用造船了,我带着你飞过去!” ----江南

  16、在南淮城多雨的秋天里,老人揭开丝绵,端详着古老的巨剑。剑里那些不能解脱的魂魄还在咆哮,真正的腥风血雨,已经在东陆的天空上卷起了墨黑的阵云。 ----江南

  17、我曾经立誓要守护青阳和我所爱的的人们,可是我错了。我太自大了啊。其实以我的能力,只能守护那么的几个人而已。可惜他们,全都一个一个地离开我了。 ----江南

  18、北辰之神,浩瀚之主,泛乎苍溟,以极其游 ----江南

  19、他忽然觉得老人很可怜,跟自己一样可怜,全天下的人都那么可怜,可他只有那么一点小小的力量。 ----江南

  20、“可是你手中有枪,这是一杆古老的枪,你的曾祖拿着它的时候,任何和他对面的人都心惊胆战。谁敢看不起他?你要做空前绝后的武士,那么不是战一人,而是战天下!” ----江南

  21、[cp]『他提着沉重的铁弓,腰间捆满箭囊,马鞍上捆着明晃晃的十二柄长刀。那真的是一只刺猬,一只愤怒的刺猬,它的目光漆黑得像是雷电。「阿苏勒,我来救你了。」姬野说。 ----江南

  22、一件东西,如果已经不堪守护了,不如摧毁它,重新来过。 ----江南

  23、神的力量虽然无处不在,无所不能,但是他有一个缺点,连我们这些信奉和追随他的人都不能讳言。神的力量,无法改变人的心。 ----江南

  24、人生就是这种捣鬼的东西,你汲汲于名利的时候,名利远在天边你想把浮名换作浅斟低唱,又听大明宫中传你作诗 ----江南

  25、你还想保护别人?你能么?你能么?你现在在这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方,你连自己都救不了! ----江南

  26、“扈刚如果你能活几百年……你会觉得那真可笑……太可笑了!因为你活了几百年,只不过比别人多吃了几倍的猪尾巴,多睡了几倍的丑女人!”项空月还在大喊,“你不会知道那种怀着一个心愿,咬牙切齿,不惜一切,拼了命也要完成的感觉!你一辈子活着就是为了完成那个心愿,完成的那一瞬间叫你咽气你都不后悔。你可以坚持十年二十年五十年!被人笑被人骂被人折辱被人鄙夷,你什么都能忍!但是当你要破阵而出!谁也挡不住你!” ----项空月

  27、北辰之神,穹隆之帝,其熠其煌,无始无终 ----江南

  28、“羽然,我该拿你怎么办?”他喃喃的说,看着笔尖的墨水滴落在白色的罗绢上,晕出一个个墨点,“我该拿你……怎么办?” ----江南

  29、男人长大了,最好的朋友便只剩下刀剑。 ----江南

  30、“翌年春,稷宫的梨花再次盛开,洁白如雪,可是曾在梨花树下席地而坐纵酒唱和的年轻人们都已经离去,风炎的英雄血脉如燃烧之后的残灰般飞散在历史的书页间,墨迹中徒留下写不尽的英雄志、唱不尽的男儿气、望不到头的漫漫征途。” ----江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