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一:《再别康桥》】

作者/徐志摩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榆荫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篇二:《预言》】

作者/何其芳

这一个心跳的日子终於来临。

你夜的叹息似的渐近的足音

我听得清不是林叶和夜风的私语,

麋鹿驰过苔径细碎的蹄声。

告诉我,用你银铃的歌声告诉我

你是不是预言中的年轻的神?

你一定来自温郁的南方,

告诉我那儿的月色,那儿的日光,

告诉我春风是怎样吹开百花,

燕子是怎样痴恋着绿杨。

我将合眼睡在你如梦的歌声里,

那温暖我似乎记得,又似乎遗忘。

请停下,停下你疲倦的奔波,

进来,这儿有虎皮的褥你坐,

让我烧起每一个秋天拾来的落叶,

听我低低唱起我自己的歌。

那歌声将火光一样沉郁又高扬,

火光一样将我的一生诉说。

不要前行,前面是无边的森林,

古老的树现着野兽身上的斑文,

半生半死的藤蟒一样交缠着,

密叶里漏不下一颗星星。

你将怯怯地不敢放下第二步,

当你听到第一步空寥的回声。

一定要走吗,请等我与你同行,

我的足知道每条平安的路径,

我可以不停地唱着忘倦的歌,

再给你,再给你手的温存。

当夜的浓黑遮断了我们,

你可以转眼地望着我的眼睛。

我激动的歌声你竟不听,

你的足竟不为我的颤抖暂停,

像静穆的微风飘过这黄昏里,

消失了,消失了你骄傲的足音……

呵,你终於如预言所说的无语而来

无语而去了吗,年轻的神?

【篇三:《热爱生命》】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

既然选择了远方

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不去想能否赢得爱情

既然钟情于玫瑰

就勇敢地吐露真诚

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

既然目标是地平线

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

只要热爱生命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篇四:《夜曲》】

长长的,长长的,通往故乡的河

你是否和我一样唱着流浪的歌,

蒲公英,竹蜻蜓,咿呀呀的风车

仰望着无尽的夜色

天之崖,地之角,旧时欢日渐少

年少的梦想都变成长大的骄傲

微风摇,花开早,睡梦中的城堡

什么都不能再拥抱

曾经和你说好,勾勾手指别忘掉

现在也看得到,向日葵对太阳笑

不能不想,也不能丢下

开在记忆里的花

想要为她学会天使的魔法

张开翅膀飞过你的家

让彩虹为你牵挂

积雪融化,阳光蒸发

不会凋谢,因为我们仍守护她

游园会,遇到谁,我在门口排队

那些人,那些话,谁知道流年似水

夏清凉,春明媚,伊人却在憔悴

现在我已经找不回

平安夜的歌谣,我怎么也唱不好

烟草的怪味道,满城飞雪柳絮飘

不能不想,也不能丢下

时光讲述的童话

静静聆听,不需要我回答

请你不要将我来丢下

躺在衣柜的吉他,那首歌还没唱给她

在世界上,我们仍守护着她

为什么幸福和快乐都那么忙碌

我好想把照片里的全部都留下

不能不想,也不能丢下

开在记忆里的花

想要为她学会天使的魔法

静静睡在苍白月光下

等待时间的惩罚,

积雪融化,阳光蒸发

不会凋谢,我们仍守护她

【篇五:《等你,在雨中》】

作者/余光中

等你,在雨中,在造虹的雨中

蝉声沉落,蛙声升起

一池的红莲如红焰,

在雨中

你来不来都一样,

竟感觉

每朵莲都像你

尤其隔着黄昏,

隔着这样的细雨

永恒,

刹那,刹那,永恒

等你,

在时间之外在时间之内,

等你,

在刹那,在永恒

如果你的手在我的手里,此刻

如果你的清芬

在我的鼻孔,我会说,小情人

诺,这只手应该采莲,在吴宫

这只手应该

摇一柄桂浆,

在木兰舟中

一颗星悬在科学馆的飞檐

耳坠子一般的悬着

瑞士表说都七点了

忽然你走来

步雨后的红莲,

翩翩,你走来

像一首小令

从一则爱情的典故里你走来

从姜白石的词里,

有韵地,你走来

【篇六:《思想的河流》】

我思想的河流

在每一个衰败的季节里泛滥

在每一个逝去的春日里啜泣

在每一个落日时骤集……

弯弯曲曲

仿若永远找不到彼岸的宿处

永远听不到清晰的回音。

正如那曾经的海是我

曾经的声音是我

现在的一切也是我

可一切又仿佛在塑造另一个我

而且匆匆来恍惚去

我不确定究竟在哪儿?

在为什么活?

我飞啊飞啊

追逐那逝去的流星

直到最后的光也没了

我才忍不住大叫大呼了

即使我将所有的鲜血撒种在泥土里

也不觉得踏实也还空虚

我思想的河流啊

定是那银河系中的一丁点

遵循着并探索者什么

你可以想象多么凄凉多么孤独多么窒息

但你不得不承认那是绝对神奇的所在

至今让我思想的河流流动——

那还有什么遗憾呢

只是让思想的河流不止

闪烁着探索的目光

自由在宇宙

这就是我——

一个衰弱探索者的终极自由书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