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叔叔被杀这件事,除了让信史震怒之外,也促使他下了决心:我,绝对,不会去迎合这个国家!

当然,叔叔所说的“真想要过高洁的生活,那就会活不下去的”也是一个警告。也正如同警告一般,叔叔真的死了。不过,信史或许因为接受过叔叔完整的教导,所以他心想:我一定要想办法去达成当年你放弃无法做到的事情。我要过高洁的生活。你不是一向这么教导我吗? ----高见广春

  2、没有人会来救你的,这就是人生,我只是不想坐以待毙。 ----相马光子

  3、“民族性?”

川田点头。“正是。也就是说,目前这个国家所实行的制度,可能正好非常符合人民的性格。简单说就是:无法反抗上头所下达的指示;随声附和、依赖他人、重视团体意志;保守性强,还有消极注意。只要被别人冠上一个‘这是为了众人着想’的冠冕堂皇理由,自己就会说服自己就算是密告检举也是好事,真是愚蠢得无可救药。诸如此类的例子。也就是说,大家都变得既没有荣誉感,也没有伦理心。没有办法以自己的脑袋思考。一遇到复杂的事情,就头昏眼花。实在是想起来就叫人作呕。”

一点也没错,这真是令人听了就想吐。秋也觉得胸口一阵恶心。 ----高见广春

  4、直至这个游戏开始前,我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无知

有的时候一无所知其实更好吧

  5、人生是一场游戏,大家拼死去战斗成为有生存价值的成年人吧。

  6、“说的也是。”川田突然抬起头来。“我以前见过跟那家伙很像的人。”

“是在之前的游戏吗?”

“不是。”川田摇了摇头。“是在别的地方。跟现在完全不一样的地方。身为贫民区里医生的儿子,我见过各式各样不同的人。” 川田又拿出烟点了起来,吐了口烟后接着说道:“我想他是……非常空虚的那种人。”

“空虚?”典子问道。

“对。”川田点点头。“对于伦理或是爱情。不,应该说不管对于什么样的价值观,心里根本没个底。他就是这种类型的人。而且……他这样,很可能是没有理由的。” ----高见广春

  7、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听从自己善良的心,努力去做。 ----高见广春

  8、生存游戏已经开始,你准备好了吗?! ----高见广春

  9、我们这个国家——当然,基本上也是采取高压控制——则以非常巧妙——嗯,现在说来也算是结果论——以非常巧妙的手法,多少留下一些自由的空间。如此一来,先给人民糖果之后,接着就可以宣称:“毋庸置疑,自由是全体人民与生俱来的权力。然而,为了公共福祉的目的,自由往往势必受到限制。”如何?听起来非常合情合理、无法反驳吧? ----高见广春

  10、就算是像我这样的平凡人,常常也会觉得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为什么我早上起来然后就吃饭呢?吃了之后等会儿不就只是变成大便吗?为什么我要去学校念书?纵使万一将来成功了,总有一天还不是一样要死。穿着漂亮的衣服,获得大家羡慕的眼神,即便赚了钱,这又有什么意义?一点意义都没有。不过,说不定这些无意义的事,正适合这个烂国家。话又说回来,我们至少也还有快乐、高兴这样的感情吧。即使这只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是能够弥补我们心灵上空虚的,不就是这些吗?至少除了这个以外,我不知道其他的答案。然而,桐山大概欠缺这样的感情。所以那家伙没有所谓的价值基准。于是,他只能用选的,选择自己要做什么。并没有一个固定的基准。只是走到尽头便选择下一个前进的方向。 ----高见广春

  11、即使是虚假也好,

即使是梦境也罢,

请回过头来看着我。

不是虚假,

也不是梦境,

那天你脸上的笑容

或许是虚假吧,

或许是梦境吧,

竟以为是对着我而绽放的

然而那不是虚假,

那不是梦境,

你呼着我的名字的那一天。

绝非虚假,

绝非梦境,

我好喜欢你。 ----高见广春

  12、想到这里,佳织顿时不禁背脊一股寒意。会死吗?我会死吗?

光是意识到这点,心脏便扑扑地跳得很快,简直就像快要心脏衰竭。 ----高见广春

  13、很久以前,我便不信任成年人,无论是父亲还是母亲,想死便去死,想出走便出走,虽然不懂为何,我会战斗到底,我一定要成为真正的成年人

  14、杀人又怎么样,人人背后都有各自的理由

  15、我虽然软弱,不堪一击,但仍会守在你身边,保护你。

  16、“你认为摇滚乐真有那么大的力量吗?那种会让政府担忧的力量?”

秋也用力的点头。“我认为有。”

川田看着秋也的脸,然后将视线移开,摇摇头。 “我不这么认为。反过来说我觉得那会成为吸收我们的不满,缓和紧绷气氛的手法。现今,就算政府宣称摇滚乐违法,但只要你真的想听,还是有管道可以弄到手。这就是一种缓和紧绷气氛的手法。这也就是我说这个国家很有些小聪明的原因。说不定哪天政府一高兴,还反过来奖励摇滚乐呢。目的当然是把它拿来当作工具运用。” ----高见广春

  17、我绝对不会参加这个游戏的。

  18、隔了一小段时间,又补充道:“再说,我还有该做的事情,不能就这么死去。”

秋也抬起头来。 “什么事情?”

“那还用说吗?” 川田露出了微笑,然而眼神中却闪过一道光芒。 “当然是要打垮这个无聊透顶的国家。这个强迫我们进行这场穷极无聊游戏的国家。” ----高见广春

  19、到这步田地了,才想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我没能发现这个人温柔的一面呢?为什么我没有注意到这么爱我的人的心情呢? ----高见广春

  20、当你瞄准他人的时候就必须开枪。

  21、“我从以前就在想,相马同学不是大家口中那么坏的女孩。一定……应该……就算做了什么不好的事,也一定是因为有某些理由,不得不那样做。那不是相马同学的错。” 声音听起来感觉上好像非常害羞,简直就像是对喜欢的女孩子告白似的结结巴巴把话说完。 然后又加了一句。“至少,我不想要变成无法认识真正的你的无聊男子。”

光子在心中轻轻叹息着。泷口同学,你太过天真了。但是……“谢谢。” 光子微笑着说。语气温柔得连自己都吓一跳。当然,那都是装出来的,可是对光子本身而言,居然能有如此超乎自己实力的出色演技,说不定真有那么一点真感情参杂在那话里。 不过,那也是仅止于此的事情罢了。 ----高见广春

  22、即使是谎话也好,有人在等自己的感觉,很不错

  23、到哪里都好,只要全力以赴,跑吧。

  24、如果你憎恨别人,便要对后果负责

  25、要活着回去,大家一起 ----三村信史

  26、王者只要有一个人就足够了,必须让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利害,这就是维持秩序的最好方法。 ----高见广春

  27、桐山和雄慢慢踏出脚步,冷静地从光子的手中抽出了枪,然后把从杉村弘树手头滚出来的柯特点四五自动手枪,以及加代子掉在地上的史密斯威森M59捡了起来。对于雨水打着的三个人的尸体,他是看也不看。 ----高见广春

  28、虽然不知道如何,但我会战斗到底!现在我们无论何时何地都会带着武器,说不定会用得着,我们还会继续迷失,但无论如何走下去吧,跑吧。

  29、我是很软弱,但我还是带武器来了,我要保护你。 ----七原秋也

  30、每个人都从光子身上夺走了一点点,不是、不是,是很多东西。

每个人都没给光子任何东西,于是光子变成了空壳。

不是,可是…… 管他的! 我是对的,我绝对不会输。 ----高见广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