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是你说的,王爵和使徒永远一起战斗。 ----郭敬明

  2、新来的八个人都穿着类似款式的银白色长袍,干净而高贵。男的都戴着一看就身份显赫的头饰,腰间都别着一把黄金佩剑。而女的都穿着如雪如雾般飘逸的纱裙,那些纱裙随着她们的行走和动作如同烟雾一般在她们身上无风而浮,轻轻地荡漾着,像缓慢变幻的雾气,看上去就像是神界的人一样。她们的手腕上都有一串冰蓝色的手链,看上去就像是大海的眼泪一般晶莹剔透。 ----郭敬明

  3、1.他的眼眶红红的,像是被海风吹进了沙子。 他一步一回头地离开了雷恩,前往帝都。少年背着自己的行囊,日渐挺拔的身躯,渐渐消失在海风的尽头。只是他并不知道,这一别,就和银尘别了那么漫长的岁月。从此之后,多少年,他们都再也没有相见过。 ----郭敬明

  4、我叫神音,我是来杀你的。使徒杀使徒,王爵杀爵。 ----郭敬明

  5、所有疯狂,所有激荡,千丝万缕,都因你而起。希望你惊艳,希望你震撼。 ----郭敬明

  6、“我一直无比自豪并期待着,我将成为王爵的那一天。然而可笑的是,我心里只剩下一种东西。”“悲哀?”“不,是仇恨。” ----郭敬明

  7、“希望你惊艳,希望你震撼。” ----郭敬明

  8、神音看着消失在自己面前的鬼山莲泉,脸上是怒不可遏的表情,随即变成了难以置信,“不可能……她已经有了自己的【魂器】,怎么还能通过【棋子】再一次进入【魂塚】去呢?”

她站在原地,身边是无数巨大的冰柱。她眯起眼睛,把鞭子一挥,所有的冰柱在一瞬间爆炸成碎片,四散激射。无数细小的冰晶弥漫在天空里,折射出璀璨的光芒,映照着神音满脸杀戮的表情。 ----郭敬明

  9、我是冰雪的王爵,你是未来的苍雪。 ----郭敬明

  10、人们为了站在魂力的巅峰,为了后人能够留下一支传唱他们的歌谣。 ----郭敬明

  11、“其实你不需要和我说这么多的啊,就算你只有自己一个人,什么都没有,我也会选择,和你在一起的。

---幽冥 ----郭敬明

  12、秘密就像森林里的火把,它虽然不会燃烧整片森林,却能引来嗜血的禽兽。 ----郭敬明

  13、神音渐渐压抑下自己心里的恐惧,慢慢闭上眼睛。她把魂力从身体里释放出来,像是流水一样,沿着白丝汩汩流动,让魂力均匀地依附在每一寸交错分割的网上。黑暗里所有细微的变化,所有攻击的企图,所有魂力的流动,都通过那些蛛丝传递回她的身体。她仿佛突然变成了一只巨大的怪物,将白色的神经布满了整个森林,现在,整个森林都是她庞大的身躯。 ----郭敬明

  14、凛冽的寒风将他头上的银白色兜帽吹开,镶嵌着华贵白银滚边的深蓝色袍子,被风吹动得猎猎翻滚。他金色羽毛般浓密的睫毛下,琥珀色的瞳人闪烁着急促的光芒,风仿佛刀刃般吹过他白皙的皮肤,他的脸颊本该泛着十二三岁少年特有的红润,但此刻,却只是一片苍白,他瞳孔里是无边无际颤抖的恐慌。 ----郭敬明

  15、只有杀戮王爵,才有资格杀戮。 ----郭敬明

  16、曾经的我们,满手鲜血,被我们的世界流放于此。 ----郭敬明

  17、再渺小的希望,在绝望面前,都有无限大的可能 ----郭敬明

  18、明暗斗争下的无言守候,虚无残梦之中待你拯救。

  19、天空里尖锐的鸟鸣声突然如闪电般炸向地面,无数羽毛卷动飞舞,然后瞬间消失。

羽毛化成烟雾散去之后,莲泉出现在地面上,她对面,那个白色的影子也没有再逃窜了。白色人影幽暗地静立在黑暗里,背对着莲泉,不说话,也不动,仿佛冰凉夜色里浮出的白色幽灵。

这是一条冗长的走道。准确说来,是两座宫殿中间的间隔地带,两座高不见顶的建筑的外墙,中间隔出了这样狭长的一条勉强能够过一辆马车的通道。

莲泉站着没有动,她冷冷地看着前方那个白色的人影慢慢地回过头。那是一个绝顶美貌的少女,精致的轮廓和五官在月光下看起来倾国倾城,像是散发着光芒一般地迷人。 ----郭敬明

  20、曾经的我们,满手鲜血,一身罪恶。因此,被我们的世界流放囚禁于此。 ----郭敬明

  21、你是冰雪的王爵 你是末世的苍雪 你是绝望的暗夜 你是甜美的无邪 ----郭敬明

  22、莲泉站起来,走到窗口,然后朝外面用力一跃,整个人像一只黑色的苍鹭一样高高地飘向夜空。她纯黑色的长袍在月光下反射出一种鬼魅般的光泽,衬托着天空里的月亮和脚下波光粼粼的蓝黑色海面,看起来就如同一只飞掠过空中的暗夜幽灵。

一个朦胧的白色影子在天空里,从她的身后无声地飞掠而过。

莲泉在空中转了个方向,然后“嗖”的一声朝那个白影追了过去。

辽阔壮丽的大海被远远抛在了身后,动作快如流星的一黑一白两个身影,在无数教堂和宫殿的尖顶之间拉动起模糊的光。 ----郭敬明

  23、“是不是又要再一次地失去了……” ----银尘

  24、出口处有两枚棋子,只有其中一枚才是正确的出口。连接通往深渊回廊入口处的祭坛,而另一枚棋子……通向死亡。

  25、“拿着【死灵镜面】开路吧,见神杀神,见鬼杀鬼。”幽冥挣扎着站起来,他摇摇晃晃的半边身体上,不断掉落下血肉碎块,“不过,如果不是我的身体状态如此糟糕,不足以驾驭我的魂兽的话,又怎么可能需要靠卑微的【使徒】来救我。”

幽冥慢慢地走过来,他英俊而邪恶的脸靠近神音,用剩下的那只手捏起神音的下巴,把她那张此刻布满恐惧表情的精致面容,拉向自己。他充满盈盈笑意的眸子,仿佛两汪幽绿的湖泊,他用刀锋般薄薄的嘴唇,咬住神音的嘴唇温柔地摩挲着,仿佛在亲吻娇嫩的花瓣,他那沙哑而又低沉的声音温柔地呢喃着:“就算需要你使用【黑暗状态】,你也得保护我顺利走到黄金湖泊,你也知道,你是离不开我的吧……” ----郭敬明

  26、你之前的人生都不具有任何意义,从现在开始你人生的意义就是我的使徒。 ----郭敬明

  27、银尘站在空旷的大殿中间。周围都是萦绕着光芒的巨大墙壁,上面都是密密麻麻复杂而又巧夺天工的花纹雕刻,头顶是巨大的穹顶——虽然是倒立在地底深处,却依然有明亮的光线,从上面投射下来。这是这个【心脏】里凝聚的巨大魂力。

银尘走在大殿里,空间太过巨大,他的脚步声听起来带着幽然的回声,像是来自深深的峡谷深处。空气里庞大的寂静,有一种类似神迹般让人无法呼吸的凝重感。

而真正的神迹,则是此刻银尘所站立的脚下的地面。

一整块地面都是一面巨大的没有拼接缝隙的原始水晶,空旷的大殿地面,是由这样一整块巨大的水晶所充当的。没有人会怀疑这是神的力量,因为没有任何的人工力量,可以开凿制造这么巨大而完整的一块水晶地面。 ----郭敬明

  28、安静的驿站里,一声清脆的金属铃声像是湖面突然被雨点打出的一小圈涟漪一样,扩散在空气里。驿站楼梯上,一个小女孩的身影模糊地出现在昏暗的阴影里,十二三岁的样子,穿着紫色的及膝长袍,赤脚站在楼梯上,手上和脚上都挂着一圈一圈银白色的金属手环脚环。刚刚那声冷幽幽的“丁零”声,应该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 ----郭敬明

  29、“再快一点儿,再快一点儿,我不想死啊……”他听见神音的声音,像是被人攫住了喉咙发出来的一样,充满了瘆人的恐惧。

魂力释放到了极限,无数银白色绸缎一样的丝线一股一股地从她身体里以光芒的形式爆炸出来,疯狂朝前方风驰电掣着,拉动着他们朝前飞掠。而当她内心还存在着侥幸、期待着可以从这场浩劫里逃出生天的时候,她看见了森林尽头拔地而起的山体。

“不……”

她绝望地站在原地,看着眼前的绝路,而身后是已经逼近了的怪物。 ----郭敬明

  30、没有人愿意一直做一个不生不死的封印。 ----郭敬明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