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屋里又剩51,静悄悄。

裴智一满脸挫败,半晌说:“柏以凡你赢了……”

这时都是自己人,柏以凡不吝啬:“裴班长过奖,你不知道一句名言吗?”

大家竖起耳朵。

柏以凡朗声道:“与天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跟我们斗滚你娘的。”

众人:…… ----就酱

  2、dowhatmakesyouhappy,bewithwhomakesyousmile ----就酱

  3、那天柏以凡上课无聊得很,发了条短信威胁熟螃蟹。声称要不喜欢大闸蟹了。

发完短信一秒就后悔,追加时限。

不过熟螃蟹和平常一样没有回短信,柏以凡就想晚上要不去大排档吃麻辣小龙虾泄愤。

没想到出门就见个螃蟹站在教学楼外,风尘仆仆,有点疲倦。

这货看到柏以凡,伸手拉着他上车。边走还问:“你不喜欢大闸蟹了?”柏以凡无言以对。

最后麻辣小龙虾没吃成,却被螃蟹啃了一口。柏以凡岂是轻易吃亏的?必须立刻啃回去。 ----就酱

  4、柏以凡闭上眼,想起谢岁辰爱去翻的诗。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我给你一个久久地凝望孤月的人的悲哀……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不被时间、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我给你我的寂寞、黑暗,我心的饥渴。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和失败打动你。”

谢岁辰推门进来时,读书灯还亮着,房间里暖黄一片。

柏以凡已经睡着,闭着眼裹着被蜷成团。谢岁辰走过去,坐下看。

柏以凡嘟着嘴,不知道梦到什么伤心事,一脸泪痕。 ----就酱

  5、“既然分离再所难免,当然选择放手,去追求自己的独立。直到有一天,我足够强大,抵抗住所有责难、考验和困难,再不让外力带走任何人。这样,我就能用最好的姿态去再爱这个人一次。” ----就酱

  6、想到自己对柏以凡的心思,谢岁辰在柏家待着每分每秒都是煎熬。更何况要和柏以凡相处。

柏以凡处处都和之前差不多,但细枝末节处的亲近全都消失,仿佛又回到初见时。他给自己设了距离提醒,这次距离不在身体上,而是在心里。 ----就酱

  7、柏以凡其实也不知道,看见裴智一只想揍一顿,或者绕道走。

柏以凡看了看其他人:“反正你们都别理他,有时候错过一个人是错过一个世界。但我觉得错过他,大概是拯救世界。” ----就酱

  8、柏以凡看了看其他人:“反正你们都别理他,有时候错过一个人是错过一个世界。但我觉得错过他,大概是拯救世界。”

众人:…… ----就酱

  9、半梦半醒时,似乎听见谢岁辰问:“以凡,叔叔阿姨可非哥都在,家就没有散。他们都是家人,可我该算你什么人呢?”

柏以凡努力睁眼皮没睁开,嘟囔:“你就是我。”

谢岁辰就是柏以凡。

梦里柏以凡认真对螃蟹说:“咱俩是绑一块的,连着心牵着魂的,已经揉在一起了。” ----就酱

  10、谢岁辰突然抓住柏以凡的手,猛地拉过他紧紧抱住。

柏以凡吓一跳,反应过来脸已经贴在某人的胸口,心跳砰砰砰,耳边还有某人温热的呼吸。

柏以凡:……

柏以凡抬起脚。

“不要想从前那个了。”这时谢岁辰在柏以凡耳边说,“没关系,失去勇气,但并不会失去被爱的资格。” ----就酱

  11、陈老师更大声:“你们两个太没用了!居然把人打得哭爹喊娘,这算什么?逞英雄!”

柏以凡和谢岁辰垂首听训。

陈老师拍桌:“既然动手,为什么不能把他打得连状都不敢告?没本事把人打的不敢告状,就别他娘的动手!”

副校长:……

柏以凡:boss太帅了。

柏以凡低头认错:“陈老师您教训的是。”

谢岁辰:“下次一定把他打得连状都不敢告。”

副校长:…… ----就酱

  12、谢岁辰垂眼:“这事儿算翻篇了,不记得的事情也不要再去想,不记得的人也是。”

柏以凡:……

柏以凡觉得新奇又好玩儿:“螃蟹,你吃醋了?醋我前任了?”

“嗯。”谢岁辰坦然承认,看着砧板,“我想比谁都早遇到你。”

柏以凡:……

其实已经很早遇到了,可惜不能说出真相来。

柏以凡想了想说:“螃蟹,我一直都喜欢你的,心里没空放别人了。”

谢岁辰愣了愣,笑意温暖:“我也是。” ----就酱

  13、于是班级里站着的变成了两个,还是同桌。

柏以凡瞄了一眼旁边,谢同学站姿挺不错。

柏以凡突然想起停电那天,程逸灏问自己“你到底喜欢这个什么啊”。

不经意间的善意和温柔,算不算理由?

柏以凡:不算,我脑子又坏了。 ----就酱

  14、柏以凡循循善诱:“你要真想追一个人,把自己变得更优秀,准没错。而且距离产生美,文理科不会阻碍你们的!”

程逸灏本来脑子也不笨,只是太喜欢了一叶障目。被柏以凡说了几句,通了。

柏以凡:“现在选文还是选理?”

程逸灏:“选理科。可我觉得特难受,谁能懂?”

谢岁辰:“我。”

柏以凡:……

八卦当前,程逸灏条件反射,瞬间精神了:“老大,你也喜欢咱班上的人了?是哪个女生?”

谢岁辰摇头。

因为不是女生。 ----就酱

  15、谢岁辰:“你让我去找新的家人,我找到了,没守好。事情成了,谢家散了,我也不失败了。想去说却再来不及留不住……”

谢岁辰停下,头抵着墓碑:“谢寿常,太爷爷,我撑不下去了,你——别怨我没用。”

身后突然松涛阵阵,似有应答。

谢岁辰抬起头,刀尖抵在胸口,横切入肋骨,一寸一寸按下去。

似乎所有的事情都结束,无尽解脱与满足。

“以凡以凡柏以凡,我还能不能找到你……”

“如果我早点遇到你该多好……”

“如果……你从没遇到我就好了……”

然而谢岁辰不知道,柏以凡一直在他身边。

只是没有影子,唯有夕阳晚照,一片艳红。

绑在他和谢岁辰胸口肋骨间的线断了,柏以凡心如刀绞。 ----就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