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咔嚓一声。

穿白背心的男人在沙漠中的落日下,一边咬着烟一边眯着眼睛擦刀,靠,这么有意境的照片拿到学校去比赛,得个市里一等奖还能给高考加分。 ----线性木头

  2、等服务员走后,吴邪才看向张起灵:小哥,你存折有钱吗?不等张起灵点头,他又道:没钱也没关系,大不了又跑路。

三盏,张起灵摇头,补充道:够点三盏。

我靠,胖子怒道:小哥,你这是在炫富? ----线性木头

  3、黑眼镜呵呵一笑,他在的地方,很安全,没有人会找到他,他和这个世界的一切联系都会被暂停切断,再过段时间,就没人记得他了。 ----线性木头

  4、苏万不知道的是,他从小到大,就有一种近乎诡异的好运气。比如说同样的作弊方式,黎簇坐在最后一排都能被逮到,他却能在巡考员路过的前一秒心有灵犀的收好小抄。这是一种求不来的磁场。他也不知道,各方势力的漩涡中心,计划最初的出发点,吴邪真正用了很多年都没有找到的男人,就在他被鱼拖下去之后,阴差阳错的遇见了。 ----线性木头

  5、胖子白了他一眼,先对着一字排开的尸体拜了拜,嘴里念叨:各位大哥大姐,叔叔伯伯,我知道你们的幽魂还在四处游荡,他们说在沙漠里困死的人永远走不出沙漠,请你们放心,只要你们保佑我们,跟着我们走,咱们就一定能出去.该投胎的投胎,该吓人的吓人,该拍鬼片的拍鬼片,大家谁也不耽误谁.O不OK? ----线性木头

  6、需子不可教。胖子骂道:这都听不出来,意思是,那个危险的东西就在这群人中间,这个人发现了,想提醒周围人,但是又怕那个人发现,所以只能悄悄写,但是没等他写完,他就死了。

是孺子不可教,谢谢。

谦虚使人进步,胖爷念书的时候,你他娘的还没进入子宫。 ----线性木头

  7、怎么了?苏万道,难道搬个尸体还要监工吗?人与人之间还有没有信任了?

胖子在他身边蹲下来:胖爷是好心,看你那小身板搬完天都黑了,过来帮你。

苏万立刻感动万分,从包里掏出一个什锦果冻递过去:胖哥,你真是好人。

胖子接过果冻,若有所思的往苏万的书包里看了一眼,苏万立刻捂紧背包:这是最后一个。 ----线性木头

  8、闷油瓶看着他,目光落在他的手腕上。

吴邪下意识的缩手,猛地反应过来,又不遮了,展示一样的给他伸直:新做的纹身,师傅崇拜毕卡索,形状不明显,比较配我高文化的艺术气质。

疤痕扭曲丑陋,解雨臣听到吴邪的话,抽了一下,很快走开了。 ----线性木头

  9、吴邪盯着他,咬着烟吐字依旧十分清楚:“很抱歉将你扯进来,现在你可以选择了,不论你选择什么,我必须提醒你一件事情。”他把烟从嘴里拔出来:“不要相信任何人。”

不要相信任何人。 ----线性木头

  10、胖子道:咱们黑爷,从前就会音乐艺术,这口技也不是最好的,绝技是吹箫,吹的是绕床三日。改天有空,让黑爷给你们吹箫,那才叫欲生欲死。

欲生欲死是这么用的吗?吴邪看着苏万和黎簇精彩绝伦的表情,忧伤的抹了把脸:未成年在场,不要说这么重口味的话题。

这群人脑子果然不正常,苏万对黎簇暗道:他们都是一个医院出来的? ----线性木头

  11、没什么。苏万见吴邪还在神庙另一边拿着地图研究,就从包里摸出两瓶娃哈哈,递给胖子一瓶:找什么人?仇家?

胖子被苏万突然变出的零食惊了一惊,片刻接过去插上吸管:不是,朋友,想听吗?

苏万点点头。

再来一瓶。

苏万从包里摸出一瓶养乐多:没了,用这个将就下。 ----线性木头

  12、我接受。

你接受的太快了,吴邪正想说话,嘴巴上已经碰上了一个冰凉柔软的东西,张起灵的呼吸轻轻喷在他鼻尖。眼眸在风灯映照下的雪地中黑的发亮。他紧紧的盯着吴邪,吴邪被他看得脑子一空,呼吸顿时烫起来。

他一定是暗恋我,吴邪心想,叹了口气:我也接受。 ----线性木头

  13、苏万喃喃道:这桌子是拿来干什么的?有人在这里聚餐?

吴邪走过去,在一张椅子上坐下来,在很短的时间内他的全身突然散发出一种奇怪的气息,就像突然切换到另一个模式。简单、安逸、非常普通的商人一样。这种气息把他身上的不可捉摸和危险都降低了一点,看上去非常无害和亲切。

我猜是打麻将。他说。 ----线性木头

  14、墨脱常年大雪,每晚新的大雪降下,覆盖住雪地上的印记。第二天傍晚吴邪到来的时候,一切痕迹被抹平,恢复如初。 ----线性木头

  15、他的目光落在面前的名片上:心相连私家侦探公司。

这名字取的,跟婚介所一样。 ----线性木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