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对于行路的我而言,曾经相信,曾经不相信,今日此刻也仍旧在寻找相信。但是面对时间,你会发现,相信或不相信都不算什么了。 ----龙应台

  2、我坐在那儿发慌:回忆像甜苦的烈酒,使他两眼发光,满蓄的感情犹如雪山融化的大河涌动,我们该谈下去谈下去,彻夜谈下去不要停。-最后的下午茶 ----龙应台

  3、我说:"好,我学会了,以后可以做给你吃了"儿子睁大了眼睛看着我,认认真真的说:“我不是要你做给我吃。你还不明白吗?我是要你学会以后做给你自己吃。” ----龙应台

  4、回忆真的是一道泄洪的闸门,一旦打开,奔腾的水势慢不下来。 ----龙应台

  5、我和朋友讨论过独生子女的问题,他说“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集万千孤独于一身。”我点头同意,却不禁想起,我们的父母才是最孤独也最缺乏安全感的人。对于已经不再年轻的父母,大概他们对我们的期待,就像是龙应台在(目送)中写的:“幸福就是,早上挥手说再见的人,晚上又平平安安地回来了,书包丢在同一个角落,臭球鞋塞在同一张椅子下。” ----“”

  6、他的坐着,其实是奔波,他的热闹,其实是孤独,他,和他的政治对少们,所开的车,没有"R"挡,更缺空挡。 ----龙应台

  7、难的是,你如何辨识寻找和放手的时刻,你如何懂得,什么是什么呢? ----龙应台

  8、不是渐行渐远,而是有一天终要重逢;你的名字,清楚地留在世纪的史记里。 ----龙应台

  9、请谓之:眼为视而生则美为美而在 ----龙应台

  10、二十岁之前相信的很多东西,有些其实到今天也还相信。 ----龙应台

  11、我知道两件事:一个存折里,数字一直在增加,另一个存折里,数字一直在减少。数字一直在增加的存折,是我自己的;数字一直在减少的那一本,是别人给我的。 ----龙应台

  12、作者用平凡的语言写出了人生的哲理耐人寻味 ----龙应台

  13、天微微亮,她轻轻走到我身边,没声没息地坐下来。年老的女人都会这样吗?身子越来越瘦,脚步越来越轻,声音越来越弱,神情越来越退缩,也就是会所,人逐渐逐渐退为影子,年老的女人,都会这样吗?-雨儿 ----龙应台

  14、上路吧,如果这个世界这个世纪的种种残忍和粗暴不曾吓着你,此去的路上也只有清风明月细涛拍岸了。不是渐行渐远,而是有一天终要重逢:你的名字,清楚地留在世纪的史记里。 ----龙应台

  15、两只鸳鸯把彼此的颈子交绕在一起,睡在树荫里。横过大草坪是一条细细的泥路,一排鹅,摇摇摆摆地往我的方向走来,好像一群准备去买菜的妈妈们。走进了,才赫然发现它们竟然不是鹅,是加拿大野雁,在剑桥过境。 ----龙应台

  16、兄弟,不是永不交叉的铁轨,倒像同一株雨树上的枝叶,虽然隔开三十米,但是同树同根,日开夜合,看同一场雨直直落地,与树雨共老,挺好的。 ----龙应台

  17、两个人一起走时,一半的心在那人身上,只有一半的心,在看风景。 ----龙应台

  18、我看见一个文风郁郁的江南所培养的才子,我看见一个只有大动荡大乱世才孕育得出来的打不倒的斗士,我看见一个中国知识分子的当代典型-他的背脊直,他的眼光远,他的胸襟大,他的感情深重而执着,因为他相信,真的相信:士,不可以不弘毅。我看见的是一个高大光明的人格。-最后的下午茶 ----龙应台

  19、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 ----龙应台

  20、铃声一响,顿时人影错杂,奔向不同方向,但是在那么多穿梭纷乱的人群里,我无比清楚地看着自己孩子的背影——就好像在一百个婴儿同时哭声大作时,你仍然能够准确听出自己那一个的位置。 ----龙应台

  21、相信与不相信之间,令人沉吟。 ----龙应台

  22、一个高高瘦瘦的青年,眼睛望向灰色的海;我只能想象,它的内在世界和我一样波涛深邃,但是,我进不去。 ----龙应台

  23、他们是幼儿园的毕业生,但是他们还不知道一个定律:一件事情的毕业,永远是另一件事情的开启。 ----龙应台

  24、原来所有喧嚣的红尘都是因风滚动的蓬草,往同一个方向,矿野的尽头奔去。原来自己所有的当下,都是别人的过去。你念念不舍的、他急急摆脱。生命的延续,是留念和摆脱是永远的移交的程序。 ----龙应台

  25、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龙应台

  26、我看见诗人周梦蝶的脸 在我挥手送他的时候 正好嵌在一扇开动了公交车的小窗格里好像一整辆车无比隆重的 为他做小相框 ----龙应台

  27、我们拼命地学习如何成功冲刺一百米,但是没有人教过我们:你跌倒时,怎么跌得有尊严;你的膝盖破得血肉模糊时,怎么清洗伤口、怎么包扎;你一头栽下时,怎么治疗内心淌血的创痛,怎么获得心灵深层的平静;心像玻璃一样碎了一地时,怎么收拾? ----龙应台

  28、真正能看懂这世界的,难道竟是那机器,不是你自己的眼睛、你自己的心? ----龙应台

  29、国也许不可爱,但是土地和人可以爱。文明也许脆弱不堪,但是除文明外我们其实别无依靠。正义也许极为可疑,但在乎正义比不在乎要安全。理想主义者也许成不了大事业,但是没有他们社会一定不一样。 ----龙应台

  30、相机,原来不是那么重要,它不过是我心的批注,眼的旁白。 ----龙应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