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因为人的五感是有局限的,尤其是视觉特别容易受骗,如果只是因为亲眼看到就完全相信,那会很危险。既然要能称得上是根据,就得更有说服力才行。 ----宫部美雪

  2、只要能找到他就好了,再也没有比找不到靶心的枪口更窝囊了。 ----宫部美雪

  3、在人之中……,不,还是说“人类”比较好吧!在人类之中,也夹杂了这种突变,天生缺乏所谓的“良心”,是可怕的突变。 ----宫部美雪

  4、外行人最常犯的错误之一,就是「太急着要结果」,缺乏耐心。 ----宫部美雪

  5、「我啊,在听说初恋对象发狂而死时,就把心抛弃了。所以,我不会对任何人敞开心房,因为我做不到。我知道自己不能有心。」

  6、「不能犯」有犯罪的企图,但基于行为上无法达成目的,所以犯行无法成立。

  7、每次都这样。从清水的语气中,完全感受不到他对隶属的警察组织能力有任何怀疑或不满。知佳子不由得感受到,能够对组织抱有这么强烈的骄傲与信赖感,或许也是一种幸福。 ----宫部美雪

  8、矫正错误,燃烧邪恶,把一切还诸灰烬,招来静谧的绝对力量——那就是「火」。 ----宫部美雪

  9、当案件或意外事故发生的当下,时间流逝的速度会变得特别慢。当然,时间不可能真的变慢,而是置身于现场的当事人,大脑处理讯息的速度变得比平常快上两倍甚至三倍,记忆变得异常鲜明,观察力特别敏锐,平时连一秒都无法判读的讯息,这时只需要〇·五秒就能处理完毕。所以会感觉时间好像变得特别漫长,可是身体的行动又跟不上大脑的三倍速运转。于是,事故的幸存者,在事后回想那一瞬间的细节时,往往会觉得自己反应太迟钝,事过境迁仍自责不已。虽令人心痛,但这绝不罕见。

  10、我无法制裁你,因为我们犯下相同的错误。

  11、他们说,这世界一点也不好玩,所以想找点刺激的乐子;

他们说,反正做了又怎样,这是一个自由的社会耶;

他们说,生活都这么无聊了,居然还有人过得称心如意,真教人不爽。 ----宫部美雪

  12、猎杀那些生来只为了毁灭、吞噬他人的野兽——这就是她的目的。

(我,是一把装了子弹的枪。) ----宫部美雪

  13、小薰开始放火以后,那个人大喜过望,口口声声说总算没白等,一直想生个像小薰这样的孩子。甚至还说,这孩子也许会成为救世主,不必动一根手指头,就可以烧死一百个人,也不会留下任何证据。他说用这种方法,消灭那些不该留在世界上的衣冠禽兽就是这孩子的天职,她就是为此而生的。到底是什么样的父亲,忍心赋予亲生骨肉这种义务?小薰是人,不是喷火器也不是炸弹。可是那个人,却想把小薰训练成杀手,让她学会控制这种超能力,然后替组织工作! ----宫部美雪

  14、「你到底是什么人?」「这永远是个谜喔。」

  15、就算在这种时代,我相信只要找对方法还是很好混的,千万不要太悲观。 ----宫部美雪

  16、这种人还配称为人吗?该称为人吗?不,要怎么称呼是个人自由。你可以说他们是人,是失控的年轻人,甚至说他们才是社会的牺牲者,随便怎么称呼都行。但,至少我不这么认为。,不认为这些个家伙是人,而且基于这样的想法,倒是很乐意干掉他们。 ----宫部美雪

  17、知佳子从不认为女人找个丈夫或男友才会幸福。不过,她也知道一个事实——就算最后以极为不幸的结合告终,当男人对女人、女人对男人,双方在某一瞬间,认定彼此只属于自己时,脸上的确会露出永远与孤独绝缘的开朗表情。 ----宫部美雪

  18、原来黑心人连眼泪都是黑的啊。 ----宫部美雪

  19、「他在叫什么?」「几乎是语无伦次。不过在我听来,他好像叫着:搞什么?我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为什么?「从此,当我在处决时,只要对方跨越再也无法挽救的安全线,我就会停止『施压』,听听对方在临死前会说什么。跟你一样,我也很想知道。」「那你,找到答案了吗?」他稍稍扬起嘴角微笑。「我发现,那些家伙只会发问,质疑自己为什么会遭到这种下场。换句话说,他们对自己犯下的罪行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你是说他们毫无罪恶感吗?没有后悔也没有恐惧或自我厌恶?」「没有。」他的语气似乎早已看破了。「在人之中,不,还是说『人类』比较好吧!在人类之中,也夹杂了这种突变,天生缺乏所谓的『良心』,是可怕的突变。不过,突变也分成很多种,当然也有好的突变,像我跟你不

  20、知佳子看着照片。有伊崎,坐在同桌的那对情侣是……

「他们俩很登对。」衣笠说。

「是啊,看起来好幸福。」

「想必那时候很幸福吧。」 事情总是这样,他带着叹息说道。 「所谓的幸福,永远只是一个点,难以连成一条线。对真相来说也一样。」 那就再见了——说着,衣笠跨步踏入雪地里。 ----宫部美雪

  21、调查时不要老是觉得案子古怪,不妨先把“古怪”这个感觉摆在一边,试着像一张白纸一样从头开始。 ----宫部美雪

  22、你完全不用弄脏自己的手,就得到了最好的结果,这岂不是天助你也? ----宫部美雪

  23、淳子在过去已经历过好几次这种追踪与战斗,她很清楚这一点。

像这种案例,逃走的那一方,绝不可能聪明到临时起意,躲进哪间汽车旅馆或宾馆,也不可能在哪里弄到其他车子继续逃亡。不,说得更正确点,淳子锁定的凶手向来都没有那种智慧,他们总是血迹未干或带着牺牲者直接归「巢」——这绝非是他们有恃无恐或胆大包天。他们的脑袋里根本没有「这样做不妙」、「或许会被发现」、「这样很危险」的念头,他们以为不管做什么都不会被逮,而且永远不可能被怀疑。

尤其在刚杀了人之后,血腥与杀戮冲昏了他们的脑袋,使得他们自以为是天底下最强悍、最聪明的。 这意味着他们不是逃回「巢穴」,而是把猎物带回「巢穴」打算好好享用。 ----宫部美雪

  24、「动不动就想呛对方一句,却又要对方笑着原谅」。

现代的年轻人多半都是如此。 ----宫部美雪

  25、多年来,你被复仇的心冻结,在你自己还没察觉的情况下,你已经变得比杀人凶手还冷酷了。 ----宫部美雪

  26、你很寂寞吧。——我懂,因为我也很寂寞。

  27、刚才我说只要你老实回答我就不杀你,对吧?那是骗你的。

  28、到目前为止的战斗中,许多人曾经在她的追杀下求饶,不,几乎每一个都是。

明明把别人的生命当成玩具耍弄,自己一旦有生命危险,却窝囊地又哭又叫,甚至还有人爬向她想舔脚尖似地苦苦哀求。

这种人总是不承认自己干的坏事,老是想赖在别人头上,赖给死者,赖给已被她处决的人――都是那家伙煽动的,是那家伙逼我的。我……,小的我真的不想那样做,相信我……

可是,从来没有人自杀,到目前为止一个也没有。这样家伙直到最后一刻,还不肯承认自己已变成了猎物,当他面对正欲发射闪光的她时,还大叫道:别以为我会放过你! ----宫部美雪

  29、自愿与凶器为伍者,本身也是凶器。 ----宫部美雪

  30、「你不会不甘心?背上留下那么可怕的疤痕,你不想报仇?」「普通人会想找魔鬼报仇吗?如果被魔鬼缠上,惟一的办法当然是逃跑。」 ----宫部美雪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