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本来说打车回家,但是俩人淘了口袋,加在一起,还不到十块钱。 两人出门,如果不是特定目的,都没有带钱的习惯。 怎么办? 言希抓着皱巴巴的几块钱,看着前面亮着灯的干净面摊,笑——走,吃面去。 阿衡疑惑,够吗? 言希伸出一根指头——一碗够了。 阿衡点头,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你吃着我看是吧? 言希黑线——我在你心中就这觉悟?老子好歹是个男人好吧, 切! 阿衡笑——哦?那我吃你看 着。 少年没了底气——我们一起吃。 阿衡抿唇微笑嫌弃——不要, 你这么爱喷口水…… 言希怒——我 什么时候爱喷口水了! 阿衡退后, 表情凝重——现在,以你为圆心,水分子正在扩散…… 少年恼羞成怒——我丫就不该救你说普通话,个死孩子, 说话可真是顺溜

  2、似乎,在她心中,父母站在同一幅画面中,深深相爱着,完全属于温衡,

便是只有这一刻了。 ----沧海书生

  3、那是眼泪,为了你而流.你不为谁,又怎会流泪? ----书海沧生

  4、你明年十九岁,后年二十岁,然后会走到三十岁,会结婚,会生子,会有一个完整的家,会有一份很好的工作,等到四十岁,会担心儿女的成长,会在工作中感到疲惫,会偶尔想要和同样忙碌拼搏的丈夫在林间散步,到了五十岁,儿女长大了,渐渐离开家,你会和丈夫彼此依靠,所谓相濡以沫;六十岁,含饴弄孙,享尽天伦;七十岁,坐在摇椅上,回想一生,兴许阖上眼睛,这一生已经是个了断。” ----书海沧生

  5、温母扫了一眼,轻描淡写,朋友捎的,不值什么钱。

言希眯了眼,指尖僵了,想要去触披风,楚云却转手递给了温母,只余他,抓了满手的空气。 ----书海沧生

  6、最后,便如同荒原中的暴风雨,无论怎么拼了命洗涤,那些渍点只会越加深刻,映在脑中,留在心里,入了骨髓,化作尘土,风干了,再融合,随着生命,一同消失。

  7、可惜,自始至终,温衡一次都未吝惜过笑容,温柔坚韧地包容了所有。

  8、云衡,我十分之恨你,可是,抵不过想念。

  9、得成比目何辞死,只羡温言不羡仙。 ----书海沧生

  10、整整两个秋冬,那个男子说,天冷了,能否多陪在她身边?

能否给她多买一些糖果?

能否带她去一趟游乐园?

能否每一天都对她说宝宝你很了不起?

能否……给她一个温暖的家?

能否呢? ----书海沧生

  11、阿衡眸中是山水积聚的温柔,她摹地伸出手,狠狠用力地拥抱着他,把他的眼睛埋在自己的肩头,冷静开口——“没什么大不了的,言希,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多么肮脏也没关系。”她听到他喉头压抑的巨大痛苦,字字念得清晰“这个世界,有我在,没什么大不了的。”

  12、阿衡本来握紧的拳松了开,她觉得,指尖全是汗,全身的皮肉都在滚烫叫嚣着。很奇怪地,心跳却可笑地平稳坚强着。

缓缓地,她蹲在了地上,蜷缩成一团,连面庞都皱缩了埋到深处。

喉头颤抖着,眼睛酸得可怕,泪水却怎么也掉不下来。

  13、信人者唯以永伤 ----书海沧生

  14、言希失了天真,患了癔症,得了耳聋,遇了车祸;言希男生女相,克父克母,尖锐倔强,传闻龙子;可言希有阿衡,他叫她女儿,把他缺少的全给了他的阿衡。B市,乌镇,巴黎,原来十年这么颠簸,这么漫长,却又转瞬即逝。我们的言希阿衡,被所有人背叛,阻挠,抛弃,却还是在一起了。他们的十年,我们一品,此生不忘,曾温如言。

  15、谁又能漫过心底的不舍却又不去挽留那个谁? ----书海沧生

  16、言希转了目,细碎的目光,沿着一隙,投向包厢,浮散的光影下人形模糊,看不清,那个微笑的谁,凉月昙花一般,却似乎,已经很近很近了。

一刹那,黑白的电影,那眸中,分明的温柔。

  17、言希已经向前走了很远,夕阳的胡同下,这橘色的余光横冲直撞,在少年身上,却美丽温暖起来。

  18、她固执着自己的选择,却选择了他的选择。

阿衡一点也不喜欢排骨,可是,排骨却是她最拿手的家常菜。

家常家常,好像,有了言希,才有了她的家常。

是谁,心中暗暗抱怨着谁的孩子气任性不知礼节,却又对着那个谁,把自己的孩子气全然奉送毫无保留。

  19、阿衡拿过相机,透过镜头,轻轻叹气。那少年,小小地定格在其中,左脚右脚,踩着难道就会安心许多吗?

是很艰难的艰难吧……才宁愿用左脚的灵魂去拯救右脚的灵魂,却不敢轻易相信了别人。 ----书海沧生

  20、孙鹏:

我对他说,地球已经满足了你的心愿,言希。

我喊他的名字,从没有一天如这一日,如此坦然,如此温柔。

从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你就在看同一本书。

她问,书名是什么。

我翻了翻扉页,哦,我爱你。

书名是,我爱你。

你永远不会知道的我爱你。 ----书海沧生

  21、他说,老子要是能穿越,一定对我奶奶说,您千万别生我爸,要是生了我爸,您以后虽然能得个大胖孙子,但会气死您老伴儿。 ----书海沧生

  22、毕竟,好姑娘很多很多,我喜欢的好姑娘,却只有那一个。 ----书海沧生

  23、几日,言希在阿衡身后,晃来晃去,像个尾巴,欲言又止。“你有事?”阿衡尽量心平气和。“衡衡呀……”笑容灿烂。“好好说话!”阿衡掉了一地鸡皮疙瘩。“呃……阿衡,你应该知道后天是什么日子吧?”正经了一分钟。“什么什么日子,当然是返校领成绩单的日子!”阿衡振振有词。“毛?我怎么不知道后天领成绩?”言希惊悚了。阿衡吸吸鼻子——“我记得你当时正撕书叠飞机。”“这个世界对我是如此的残忍,竟然在大喜的日子让老子知道这样的噩耗……”言希飙泪。“什么大喜的日子?你订婚还是结婚?”阿衡凑了过来,炯炯有神。“p!老子生日!”言希揉头发,怒指——“身为本少的女儿,你丫竟然不知道本少的生日, 太让本少痛心疾首了!”

  24、当你为了一个温暖的理由想要好好活着时,全世界却把你看成怪物。

  25、她是女子,所以,身为男子的他。一直无法填满觉得困难绝望的沟壑,会一瞬间,被她轻而易举地填平。

  26、少年的声音有些冷,但是语气却带了认真:“云伯父,将来的事没有人能做保证。但是至少,有我言希在的一天,便不会有人欺负温衡。在她确定心意前,我会把她当成亲妹妹的,您放宽心。”

  27、她和他,即使不在一起,彼此也依旧会按着自己理解的真意积极地活着,甚至偶尔庆兴着因为不在一起,所以天大的委屈,也不会被打败 ----书海苍生

  28、何其幸运,这个世界,能拥有这样毫不猜忌的挚交。阿衡温和一笑,开了口——“达夷,你帮我忙,我再说。” ----书海沧生

  29、她满眼冰冷,像是看到什么不洁东西的目光望着思尔,眼中的温婉山水,此刻却尖利得像刑前侩子手喷了酒雾的刀。

  30、你只有四分之一的潜力,我勉为其难,四分之三,我们俩,刚好成全一辈子 ----书海沧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