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哀大莫过于心死,心死莫过于一笑。 ----严歌苓

  2、在此地谁有块心病,有块暗伤,一定会有人来揭穿它,你的痛不欲生可以舒缓大家的痛不欲生,一份不幸给大家拿去,医治集体的不幸。

怎么不多我呢?一块料子本来够一个人做件旗袍了,多出一个人只好做两件马甲。 ----严歌苓

  3、人这种杂食动物挤在一块比任何动物的气味都坏。 ----严歌苓

  4、他走上前,抱住滑溜溜的婉喻。玩不动也这么好。 ----严歌苓

  5、婉喻颠三倒四的走样的记忆一方面由于她的记忆是主观的,因为她一厢情愿地去那样记忆事物,另一方面,因为就在她给我祖父写那封信的时候,她的失忆症已经开始。我不愿意叫它“老年痴呆症”,我觉得她的病和老年没有必然关系,似乎她宁可篡改记忆,最终把记忆变成了童话。谁也不能说满脑袋童话的人是老年痴呆。 ----严歌苓

  6、看信的时候,陆焉识发现冯婉瑜总是记住事情美好的那一半,或者说,同时发生于他们的事情,可以给看得美好,也可以给看得庸常。婉瑜在她的信里跟他重新过一遍那些日子,把它们过成了好日子。 ----严歌苓

  7、他暗自期望她是个野女人,但只是他一个人的野女人。现在她是真的野了,为他一个人野了。 ----严歌苓

  8、机会、勇气、动机合而为一的时刻不多,它们的合一只能有赖于人的不成熟。 ----严歌苓

  9、老几的客套很严实,怎样也别想打破,钻空子,建立一点额外的体己的交情。 ----严歌苓

  10、不懂得而同情比什么都可怕。 ----严歌苓

  11、他把他的衣服带走了,还带走了我祖母冯婉瑜的骨灰。 ----严歌苓

  12、一个钱堆出来的女人,一个蜜泡出来的女人,走到哪里都要创造喜剧高潮和欢乐结局。 ----严歌苓

  13、“你说怪不怪?在脑子里过电影顺序是倒的!最后才过到你小时候。不信你有机会试试!” ----严歌苓

  14、"老早呢,觉得你没用场好,心底里不龌龊,人做的清爽。太有用场的人都是有点下作的。 现在看看,没用场就是没用场“ ----严歌苓

  15、至多还有一个礼拜,他就会见到婉喻了。他要告诉她,老浪子是冒着杀头的危险回来的。他是被你婉喻多年前的眼神勾引回来的。他太愚钝,那些眼神的骚情他用了这么多年才领略。他再不回来就太晚了,太老了。

老得爱不动了。 ----严歌苓

  16、“老陆,我是想过几次的。”徐大亨是指“死”。“有时候真不好熬。就要熬不过去了,一气之下就想自杀了拉倒了。不过又一想,再熬熬看,反正总可以晚一点杀自己的。有自杀垫底,什么都好熬了。不信你试试看,跟你自己说,反正总可以迟一点杀自己的嘛,一下子就海阔天宽了!” ----严歌苓

  17、妻子悄悄问:“他回来了吗?”丈夫于是明白了,她打听的是她一直在等的那个人,虽然她已经忘了他的名字叫陆焉识。“回来了。”丈夫悄悄地回答她。“还来得及吗?”妻子又问。“来得及的。他已经在路上了。”“哦。路很远的。”婉喻最后这句话是袒护她的焉识:就是焉识来不及赶到也不是他的错,是路太远。 ----严歌苓

  18、人一老,对于自己是不是被别人多余最为敏感,他们整天都在看儿女们甚至孙儿孙女们的脸色,看看自己在他们生活里的定位错了没有,错了就是多余。没有比发现自己多余更凄惨的事 ----严歌苓

  19、一代代的小说家戏剧家苦苦地写了那么多,就是让我们人能了解自己,而我们人还是这么不了解自己。一定要倾国倾城,一定要来一场灭顶之灾,一场无期流放才能了解自己,知道自己曾经是爱的。 ----严歌苓

  20、这就是念痕。她的活力就在呛着你的时候体现出来。她用反问来应答,用抗议来同意,温顺中含有冲撞。念痕是一杆枪,按你的瞄准向前发射,同时会给你重重的一下后坐力。 ----严歌苓

  21、当旧上海的浮华渐渐隐去,那些衣香鬓影随风散落,落在陆焉识破逼的羊毛大衣裳,落在他苍老的、弹钢琴的手指上,落在他带回上海的厚厚书信上……时光已逝,风韵不再,但岁月留在人身上的风度,将永远缅怀着那个年代。 ----严歌苓

  22、终究要失去的东西,不如主动失去。能够主动地丢失便是施者。怎么办呢?不这样施舍,弱者怎样表达对于压迫他们的强者的宽容大度呢? ----严歌苓

  23、肮脏的念头、肮脏的语言不干扰他,就是因为他对它们可以聋,也可以瞎。

  24、焉识的脚步声被她从七上八下的众脚步声中分出来,渐渐地她就听不见其他脚步了,听见的就只有焉识那一双脚:提起、放下......脚步的合奏成了独奏。 ----严歌苓

  25、那是一双又一双期盼干了的眼睛 ----严歌苓

  26、一边是祁连山的千年冰峰,另一边是昆仑山的恒古雪冠,隔着大草漠,两山遥遥相拜,白头偕老。 ----严歌苓

  27、梦境中的我是一个爱走路的人,喜欢找一条人迹罕至的漂亮马路,悠然地行走。走过斑斑树荫的时候,像是走过了自己心中明明灭灭的悲喜。 ----严歌苓

  28、人一生只死一次,草草地就死了,比来到这个世上还不由自主。 ----严歌苓

  29、他不在意十六岁的小罪犯张口就做他六十岁人的老子,反正许多晚辈都做过他“老子”。一场延绵三年的饥荒,他发现饿死的都是那些爱做人老子的人,都是些内火太重的人。 ----严歌苓

  30、人应该给自己足够的民主自由选择权选择跟谁交往,并坦荡地承认一份交往的失败。 ----严歌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