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嗡——,嘤!”

突然,一直安静处在水鹿角剑架上的萧皇躁动起来,低声龙吟,带着铿锵杀伐之气。耀眼的青光顿时笼罩了整个房间。

尧云扬眼中闪过一抹惊喜,借着萧皇的灵气他探到了风悠如蚕丝一般微弱的脉搏!深吸一口气,他将心沉下来,伸手替榻上安睡的人温柔拂开额前略显凌乱的发,俯身在她的眉心印上如云般的一吻。

原是探脉的手转而握紧那骨节清晰,手指细瘦的冰冷,尧云扬看着近在咫尺的清冷容颜,深邃的目光似乎要将面前的人吞没。

“悠,不会让你有事的。”

低沉笃定的语气,说尽此生最曲肠的眷恋。 ----姚子悠

  2、“臣女不知政事,但民间说的倒是听了不少,听戏言也不少。”

庄皞帝压着怒气,看着那伏在地上颤抖的四皇子,露出些厌恶。又看看笔直跪在自己面前的风悠,便忍着心里的火气问:“说了些什么?”

“才子无路来效国,卖了身家贿皇家。”

“无路,怎么个无路?”庄皞帝看似随意跟着问,可实际上,他问得深意。

风悠却只是摇头,答:“臣女不知。”

庄皞帝审视的目光落在那青影上,良久,打消自己脑中念头。她这么小的孩子,若真说了科举之弊,那今日这番对答,定是人教的,有意为四皇子开脱。 ----姚子悠

  3、良久,就在世界即将要恢复声音的时候,断续的弦声响起。房内,紫砂抱着琵琶,楚楚而歌。

起初,声音极细极微,紫砂像是只要唱给自己的心听。

“何是对,何是错,成败终入青简墨;无情人,为谁苦,残泪一滴祸水拓.......”

“生来颜笑不知伤,死时芳殒随处葬。”

两句唱毕,凉风起,瑟瑟清冽,春风似秋风。

朦胧的声音忽的透亮起来,弦弦凄厉声声促。

“暮春去,朝秋来,庭前冷,马蹄稀。

一曲红绡,朱容终改,三点柳眉,青娥必故!

幽愁,暗恨——煮作茶。

初梦,私语——成花。

轻黛浅藏无限悲,等一人,拭擦;

指尖索撩蚀骨毒,美一夜,锁枷。

舞榭歌台孤独燕,

雕栏玉砌金丝雀(未完,见下全 ----姚子悠

  4、“悠,你病刚好,今日玩累了,要不要我背你回去?”

尧云扬的手不安分的揽上那瘦削的肩骨。

“你醉了。”

风悠朝左一步不着痕迹的避开他的手,嘴角不由微扯一下。身边这人今天喝了多少酒她最清楚,真当是在喝水吗?

“悠,这么点酒能灌倒我吗?”尧云扬笑得惬意,他忽的笑容邪魅凑近她的耳边,“还是说,想我酒后乱来?”

“你敢。”

风悠语气很轻,却让尧云扬感到危险的意味。他不敢,他怕唐突了她。 ----姚子悠

  5、视线上抬,紫砂看到那尸体堆起来的山,断剑残矢插在尸体上,或绝望,或未瞑目的眼睛。这样的气氛,很容易让人陷入黑暗。直觉告诉她,坐在这死亡山丘上面的那个少年一定已经很不好了。

酒迟低着头,手臂上的青筋如骨刺。雨水丝毫撼不动他的姿势,只能小心翼翼划过那张被杀意笼罩的脸。

跨过脚下微弱的火焰,紫砂提裙。她已然做好陪他共染这血色的准备,无论面前这条路有多泥泞。她都会,走上去。踏过这些尸体,只为与他相见。 ----止悠

  6、现在看来,沉香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她还是痛。天罚岂是这么容易抵挡的?

风悠睡得很不安稳,轻颤的睫毛,好像在预示她下一刻就会醒来。平日若是有人近身,风悠恐怕早就醒了,如今竟虚弱至此。

无声的一叹,不敢弄出太大响动,尧云扬将手弄暖和了,才替她把脉,昨日被她糊弄过去,他可放不下心。

骤冰的温度直戳他的心,锦被中竟比房内还冷些。让他没来由的惊慌,若不是那如游丝一般的呼吸,真怕她就这么一直睡下去。

眼中是无尽的悲意,悠,这么多年愈发寒凉了,心怎么就不一起冰封起来呢?就算是冷漠,也比你这样伤害的好。 ----姚子悠

  7、等笑够了,沾雾才想起来自己此来的目的,把手里的几枝青枫献宝似得捧到风悠面前,青枫上,晶莹的露珠反射着和煦的阳光,更让青枫带上些熹光。

“阁主,是不是很好看?今早刚摘的。今年的玉兰花也开得很好,可惜,都快谢了。”

风悠轻抚那微凉的叶片,对沾雾说:“雾丫头,以后还是只折一枝吧。”

沾雾闻言,吐了吐舌头。她家阁主虽然喜爱青枫,却不忍折,即便是夜月他们折了来,风悠也会嘱咐他们:下次折一枝就好。她总觉得风悠即便对草木鸟兽,都无论贵贱等同视之,那她心里,一定也是不喜欢血的吧。


相关推荐: